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经济 > > 正文
香港财政司司长称人才是香港唯一的资源
发布时间: 2017-12-26 14:32  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2003年8月,唐英年出任香港第三任财政司司长,也是俗称的香港“财爷”。当年香港的失业率曾达到8.6%,政府财政赤字也高达数百亿之多,被称为香港经济结构性调整中最痛苦的时刻。

  “当时董先生来找我,我知道担任这一职务是迎难而上,我反复思考多日,自己对香港能作出什么贡献?那个时候财政司的确很困难,各方面都有很多挑战。” 唐英年回忆当年的日子时,坦言稍有差池,他都要鞠躬下台。

  政坛“公子”出任“财爷”

  1976年,唐英年完成学业从美国回到香港,协助家族生意。1991年起涉足政坛,但真正“弃商从政”还是在2002年接受董建华邀请出任工商及科技局长,在他任期一年多时间里,主要负责与内地落实“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的内容,增强香港产品和服务业的竞争力。

  2003年,前任财政司司长梁锦松离职之时,候选该职务的人共有20多名,唐英年的当选被认为是典型的“黑马”。由于其家族富有,唐英年被看作当年香港政坛的“公子”。

  唐英年非常重视家庭及生活(饮红酒、玩跑车),在香港经济及政坛风暴中出任香港“财爷”时,不少人质疑他能否抵御香港政坛的风浪,当时也有人称其为“公子财爷”。不过,在唐英年担任财政司司长的4年间,香港经济好转,特区政府收支由亏转盈,其在香港政坛的声望也日渐显赫。

  1997年到2007年十年间,香港特区政府的财政状况宛如过山车。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香港经济受到严重打击,政府财政状况年年恶化,2002年度财政赤字为656亿港元,到2003年度更是达到700亿港元。

  为解决严重的财政赤字问题和使公共财政回复稳健,唐英年在上任后,提出政府三大财政目标:把政府经营开支减至2000亿港元;恢复经营账目和综合账目的收支平衡;以及将公共开支占本地生产总值的比例,控制在20%或以下。

  在唐英年上任的前几个月,他不断到香港各社区、各团体沟通。2004年3月,在唐英年上任的第一份财政预算中,将消灭赤字的时间定为5年,并得到了立法会议员、社会各界以及香港市民的支持。

  在这份预算案中,唐英年提出了“先节流、后开源”的发展路向,提出在公共财政方面,以温和、非一刀切的方式削减开支。从现在看来,这份预算案对香港经济复苏意义深远。“应用则用,应省则省”的处理原则一直沿用着。

  “刚开始有很多议员对我的方案提出异议,甚至是反对,经过一段时间后大家才被我说服了。大家认为要同舟共济,克服困难。”唐英年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由于控制开支得力,加上CEPA/自由行的推行以及内地大型国有企业在香港上市,香港经济恢复得非常快,三年间成功消除了特区政府的财政赤字。去年的财政盈余达到580亿港元。

  “财政司司长必须居安思危”

  唐英年担任财政司司长一职并非是一帆风顺,在上任初期曾失言“有生之年,香港失业率不会低于2.2%”,这句话引起香港各界的强烈反应和一片指责,至今仍不被人忘记。

  “我就任的时候,香港失业率是8.6%,那个时候人们普遍比较悲观。2.2%的失业率实际上是在经济各方面达到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下才有的理论数字。当时有人指责我担任财政司司长,失业率不会下降到2.2%是非常悲观的表态。实际上我当时对前景还是非常乐观的,因为香港有背靠祖国和自身的人才优势。”唐英年说。

  到2007年3月,香港的失业率为4.6%,创下5年以来的新低。今年第一季度,大约52万港人的月收入在2万到3.5万港元之间,3万港人的月薪为4.5万到5万港元。

  唐英年笑言,当年是他刚刚参加问责制,说话会比较率直一些,但现在会换一种方式表达,以免各界误会。

  除了2.2%的失言外,唐英年的相关举措也曾是引起香港各界争论的话题。

  2006年,香港特区政府在经历几年的财政赤字后终于出现盈余,有港人提出要特区政府“派糖”,特别是要求大幅度减税和增加公共开支的呼声高涨。不过,当年的唐英年负责编写的财政预算案则非常保守,唐英年此举引起一些不满。

  事后,唐英年对此解释,香港的公共财政十分脆弱,收入主要依靠薪俸税及卖地,加上禽流感的隐忧,政府需要未雨绸缪,积谷防饥,因而不能大幅减税和过度增加公共开支。

  2007年,香港特区政府从第一季度开始向香港市民推介商品及服务税(GST,销售税的一种)。唐英年以增加政府税收为目标,提出对普通商品和服务、医疗费、公共汽车费等征收5%的税金的议案。该议案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特别遭到不少中产人士的反对,有人指责其是“劫富济贫”,使得唐英年再次处于风口浪尖。

  “香港特区政府收入来源波动太大,而在教育、医疗和社会福利的开支则是固定的。1998年至2003年间我们反复出现财政赤字,政府需要稳定的收入来源,以满足固定开支的需求。这是我提这个议案的原因和目的。”唐英年说。

  该议案在反对之声中最终没有被通过。唐英年则认为,作为财政司司长必须居安思危,别人没想到,得要提前想到,增加税收是为了香港长远的发展,增强香港的竞争力。

  下一届政务司司长?

  尽管掌握着“全香港人的钱袋”,唐英年的家庭财政大权却是由他的太太郭妤浅管理。唐英年戏称自己的太太是家庭的“郭财政司长”,但他对“郭司长”的预算案拥有投票否决权。

  唐英年最为人熟悉的是其对红酒的痴迷。据悉他对红酒极为讲究,除了各处“搜刮”靓酒外,每年更会飞到欧洲四处搜罗。

  有消息称,唐英年在今年6月底第三届特区政府正式成立之时,将接任特区政府的政务司司长。按照香港政坛的惯例,政务司司长往往是下一届特区政府行政长官的有力竞争者。当记者问起唐英年,他会不会是第四任特首的“黑马”时,唐英年幽默地回答:“在赛马会,我的确有一匹黑马,但是这匹黑马老了,要退休了。”本报摄影记者/吴军

  唐英年

  ●1952年出生,祖籍江苏无锡,出身工业世家

  ●曾就读于美国密歇根大学心理学系

  ●1976年返回香港帮助父亲打理家族生意

  ●1997年任行政会议成员

  ●2000年获委任为建造业检讨委员会主席

  ●2001年出任临时建造业统筹委员会主席

  ●2002年7月至2003年8月任香港特区政府工商及科技局局长

  ●2003年8月任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