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 > 正文
戒网瘾学校现状:普遍收费高 以军事训练为主
发布时间: 2017-08-24 11:16  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摘要]网瘾学校老师:迷恋网络游戏只是一种表象,每一个网瘾孩子背后,都有一个问题家庭,要帮助孩子戒除网瘾,家长要按照治疗方法改变家教模式,以自己的行为去影响孩子。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近日有多名网友爆料,号称治疗网瘾的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校存在殴打学生、关禁闭、逼迫学生喝下拖把拧出的水等体罚行为。山东省教育厅经过调查,认为爆料属实,责令该学校立即停止有关办学行为。那么全国其他网戒学校目前现状究竟如何?还有多少以戒除网瘾等为主要业务的学校在运行?这些学校都是如何实现改善孩子成瘾等问题的目标?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戒除网瘾学校普遍收费高,以军事训练、心理辅导、感恩教育为主

“16岁女学生囚禁母亲致死”,这是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进入公众视野的导火索。16岁的陈欣然,被父母送到该学校进行行为矫治。4个月后返回家中,陈欣然非但没有出现父母预期的转变,还在一次争吵中用刀扎伤父亲。父亲搬离家中后,她将母亲囚禁在家里长达8天,并且用胶布和布条把母亲捆绑起来。事后的尸检表明,母亲胃里空无一物。陈欣然此前曾在网络多次发帖,称在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受到的虐待让她怨恨父母。

戒网瘾学校现状:普遍收费高 以军事训练为主

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

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在其官方网站上宣称,学校是全封闭的军事化管理学校,针对具有网瘾、厌学、叛逆、自闭、情感冷漠等心理障碍的学生,心理专家一对一进行矫正。

而在网络上,控诉这所学校体罚、虐待学生的帖子不在少数。孩子们进入学校的原因各不相同,除了网瘾,还有青春期叛逆问题,以及自闭、抑郁或同性恋性取向等问题,但学校对所有学生的处理方式就是“一刀切”——首先进行每天跑步十几公里、深蹲几百次、俯卧撑几百下的高强度军事化训练,然后就是每天由教官讲一些“不要逃跑”,“父母送你们进来都是为你们好”之类的洗脑内容。

教官或班长打人在学校里是常态。有同学曾因莫须有的理由被教官用鞋底抽了三四十下脸,半边脸肿的老高。学生如果流露出想走的念头,或者有其他表现不好的情况,就会被关进禁闭室,进行殴打,一关就是好几天,有同学曾被当场打晕。

对于网友的这些爆料,山东省教育厅在其官方微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经过调查,这所学校在学生管理中确实存在体罚或变相体罚,责令学校立即停止举办针对未成年人所采取的军事化全封闭管理的教育培训,对现有在校学生妥善处理,做好善后工作,对违规办学行为进行整改,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此前引起过舆论关注的“山东临沂网戒中心”用电击“电”到孩子们害怕为止,而像此次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校这些打着“网瘾中心”、“问题学生特训学校”、“择差学校”等各色旗号的培训机构则是用体罚“打”到孩子们害怕。

记者选取山东省内较有知名度的三家网戒学校调查后发现,从招生对象、课程设置再到收费标准、培训周期,山东的网戒学校几乎是如出一辙。目前,山东省网戒学校在校培训的学生大部分都是13-17岁的青少年,济南宏开教育培训学校一位李姓老师告诉记者,这些学生之所以离开正常学校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基本相同:“80%是以上网为多,也有一些问题性少年,厌学、逃学、逆反家长、离家出走等等,家庭、社会、学校管不了。”

网戒学校的老师承诺说,青春期叛逆出现的上网成瘾、早恋等问题交给他们肯定是有效果的。总结起来,这些学校的法宝主要包括军事训练、心理辅导、文化礼仪法规教育等等。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商老师说:“主要是提升孩子整体素质的一些课程,感恩、国学教育、文明礼仪、法律法规还有一些心理大课,上午的话是半天的军事训练。”

而对学校正常的文化课,网戒学校则表示不包含在授课范围之内。宏开教育李老师说:“在这儿的文化补习就是有这么一个事儿而已,因为来这的孩子通常都是已经失学很久,严重厌学的。”

李老师还告诉记者,通过他们既有的课程体系,能够让问题青少年学会感恩和责任,得到心理上的疏导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家长和孩子们需要付出多少时间和金钱呢?山东海纳培训教育学校的一位老师说,根据孩子的情况不同,培训周期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在4-6个月:“费用的话是4800一个月,包括孩子在校的所有费用了。”

记者调查发现,这个价格几乎是山东省内网戒学校的统一定价,除去雅博教育要求培训期不得短于半年外,其他学校的培训周期也基本相同。

不只是在山东,据多家媒体统计,在2014年中国已经出现了至少300家以戒网瘾为主要业务的培训机构。郑州汉飞学校是一家特训学校,其官方网站上的名字为郑州汉飞精英训练,网站上介绍学校的主要业务是拯救网瘾、叛逆、厌学、早恋、离家出走、自闭、自卑的问题孩子。学校位于河南新郑市新村大道,校园是租赁的17、8亩大小的农家院。学校一位姓沙的老师说,他们招收的孩子年龄段为10到18岁,主要帮助他们转变思想,戒除以前的不良习惯。除了年龄限制,他们在招收学生方面也有严格要求:“太大的都定型了我们也不能收的,太小了我们也不能收。年龄符合的话我要了解他在家状态,他如果受社会污染及其严重了,那种孩子我们也不能收,包括精神方面视力方面问题也不能收。”

沙老师说,目前学校有两个班,40多名学生,八月底刚有一批学生毕业。孩子进学校以后,他们会将孩子分班,通常以叛逆程度分为虎班、鹰班和精英班:“虎班就是我们最严重一个班,他们就是来之前品行本质方面,已经受到一些污染了,学坏了,没有目标,不懂得感恩父母。鹰班和精英班都是那些品行本质还不错的对学习不感兴趣的。”

在学校教室里,十几个学生正在老师的监督下看书学习,有的是初中习题,但大部分都在阅读一些心理辅导和励志类书籍。16岁的小龙来自周口,两个月前被父母送到了郑州汉飞学校,他向记者介绍了在这里每天的生活。小龙说:“每天早上锻炼一下,出出汗,上午背会书写会字,下午就是自信心训练了,还上一些感恩课。”

小龙所说的自信心训练和感恩课就是汉飞学校对孩子进行矫正的主要课程。沙老师介绍,学校基本不教授文化课,主要是改变孩子的心理状态:“我们不是补习文化的那种补习班,我们主要教的是做人做事的,思想态度、素质方面、能力方面的。”

在记者接触的多个特训学校中,他们的主要业务也都主要是心理教育为主。郑州李峰教育工作人员说:“后期文化课,不以文化课为主。一些习惯矫正啦,心理课感恩课,礼节礼仪啊,把心理教育生活化的状态。”

郑州汉飞精英训练沙老师介绍说,这里生活相对艰苦,而很多叛逆期孩子都不会自愿来到这样的特训学校,他们一般会和家长配合把孩子带过来:“我们这的孩子有一小部分是家长骗过来的,绝大部分是家长骗不过来我们接的,也是骗着过来的。3426进来之后有些个别孩子感觉上当受骗了,顶多会哭闹一会,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也走不了了,已经成事实了。你要想早走只有听话,你上课,表现好点,思想转变快一点,你可以早点走。”

收费方面,每所学校也各不相同,但费用都比较高,郑州李峰教育学校的收费为32600元,学制半年。而汉飞精英训练则分为29000元和39000元,学制不限,学校老师介绍,孩子什么时候思想心理转变过来,什么时候算毕业:“不是说你家长满意你想接走就接走的,你满意了你可以给我们提出来,你的孩子能不能毕业,然后我们通过综合的一些表现,我们有评判的标准,感觉孩子出去能做到了,不再反弹了。我放心了才让他走,如果你满意了但是达不到我们标准也不会让他走。”

网瘾求助人员增多且低龄化

今年新学期已经开始了一个多月,可是,不少学生却是“身在教室心在网”,这让家长和老师忧愁不已。合肥一家戒网瘾机构的负责人李老师告诉记者,从暑假以来,前往该机构咨询求助的家长明显增加。据悉,目前在该机构接受“治疗”的十几名孩子多是在暑假里染上“网瘾”的。

据介绍,近几年,前往李老师所在戒网瘾学校的求助人员年龄越来越低龄化。“原来是以高中生为主,现在,不仅有初中生,还有小学生。小学生原来比例不足1%,现在,有约5%的求助者都是小学生,初中生占比则由20%上升至40%。此外,大学生这一块,也是重灾区。因为现在所有大学宿舍基本都成了网吧,这是一个社会不可忽略的问题。”

据了解,网络成瘾可分网络性成瘾、网络关系成瘾、网络游戏成瘾等不同类别。李老师说:“我们戒网瘾,第一个是根据孩子的情况,他有轻微的有中等的啊,也有严重一点的,就是我们主要学校主要是针对的是半年制。一般情况就是半年是可以教育好的,对这半年能够戒掉。”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终端的发展,有些网瘾青少年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设备,当成了去网吧玩游戏的替代途径。因此,有不少人已发展成手机网瘾。李老师说:“因为现在也是一个信息时代啊,你让孩子一点网不上呢啊,那也不可能,至少最起码他会学会克制自己,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

李老师告诉记者,迷恋网络游戏只是一种表象,每一个网瘾孩子背后,都有一个问题家庭,要帮助孩子戒除网瘾,家长要按照治疗方法改变家教模式,以自己的行为去影响孩子。

李老师建议,对待孩子上网这件事,家长要“疏”,不要“堵”。家长要注重与孩子心灵的沟通,努力形成亲子间的共同语言和共同爱好,赢得孩子的信任和尊敬。只有心与心贴近了,孩子才能明白父母为他们所做的一切,理解父母的苦心。李老师说:“他现在第一个对父母不理解,让他学会理解父母啊,给他们上感恩课程啊,励志课程。”

李老师表示,预防和干预网络成瘾需要家庭、学校和社会等多方面形成合力。简单地采取封堵网络的做法,结果往往是“百密一疏”,甚至引起更严重的后果。

此外,当前“戒网”需求巨大,而相关机构良莠不齐缺乏监管,一些机构通过“魔鬼训练”“关禁闭”等强制方法断网,一些机构甚至出现体罚殴打致人死亡等恶性事件。李老师建议政府有关部门规范清理戒治机构,深层次挖掘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的个人根源、家庭根源、社会根源等原因,积极开展青少年网瘾预防及收治,更好救助网络游戏成瘾青少年。

网瘾的概念从1996年被提出来后,至今未有公认的医学定义。作为最常用来诊断精神疾病的指导手册,最新一版的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也未将网瘾列入其中。2009年,卫生部疾控局在文件中指出,目前“网络成瘾”定义不确切,不应以此界定不当使用网络对人身体健康和社会功能的损害。2013年,文化部、教育部等15个部门联合发布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成瘾综合防治工程工作方案》中也明确提出:“针对目前我国尚无符合国情的网瘾诊断测评量表的现状,要调动研究机构、精神卫生机构各方的力量,研制本土化的网瘾诊断测评系统”。

当前国内对网瘾戒除机构没有任何资质审核标准。多头管理、无正规资质、监管主体不清,是网戒机构市场的现状。卫生部在2009年称并没有批准任何专门治疗网瘾的医疗机构。当前国内的企业注册登记的经营范围中,也不存在“网瘾治疗”这个经营项目。但在工商注册登记时,只要登记人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内注册登记规定,手续齐全,工商部门都会予以注册登记。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和资质审核,使得网戒机构市场呈现无序状态。2010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对65家网戒机构的调查显示,这些机构的批准部门五花八门,有教育部门、工商局、共青团组织、卫生部门等。一些机构获批准或注册的经营范围与网络成瘾戒除不相关。此外还存在从业人员专业素质良莠不齐、收费标准混乱等。

2013年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成瘾综合防治工程工作方案》将“明确网瘾干预机构的法律地位和监管职责”列入近期目标;2015年,中央网信办政策法规局副局长李长喜表示,即将出台的《网络空间未成年人保护条例》将为全国戒网瘾机构设立国家标准。但这份文件目前还未出台,网戒机构的法律地位和准入标准依然不明。

此外,卫生部曾计划叫停限制人身自由的网瘾干预方法。2009年卫生部颁布《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稿)》,拟禁止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如封闭、关锁式干预)、严禁体罚。不过这份立法草案至今未见作为正式的部门规章出台,关禁闭、体罚的干预方式也依然大行其道。

http://www.citicfunds.com/ampjdcwzd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