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张昭

谢若琳/证券日报

七年的时间,可以让全身的细胞更新一遍。二次创业进入第七年,张昭与乐视却渐行渐远。3月27日,“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由表及里地贯彻“去乐视化”。

次日晚上,记者在朝阳公园附近的一栋三层办公楼里,见到了张昭。一年前,他带着影业公司从乐视大厦,搬进这片朴素的办公区,这之前曾是乐视体育的办公场所。

记者进门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园区门口值班大爷并没多问,直接按起简易栏杆放行,同时猛吸了一口烟强调,“停车一个小时5块钱,你什么时候出来”。这个价钱比停在街边,要便宜不少。

过去两年中,这家公司从“乐视影业”变为“乐创文娱”,估值缩水近70%。其背景是整个文娱产业蓬勃兴盛,独角兽层出不穷。通过冰冷的数字,很难想象,过去一年里,这家公司经历了什么。

黑暗,孤独,估值缩水。张昭毫不避讳,他将这段时间称为“至暗时刻”。

熬过泥沼

时钟接近21点时,乐创文娱三层办公室里,仍有几组员工在开会,“一定要快速收集观众反馈”。记者在会议室等待张昭,隔壁的讨论声不时传来。

记者见到张昭前,他刚刚结束一场会议和一个专访,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疲惫。办公桌上硕大的烟灰缸尤为显眼,里面堆满了烟蒂。“一天两包”是他现在正常水平。

“最近(指乐视网陷入困境后)的确抽的多了,”他笑着说。实际上,采访过程中,无论记者抛出怎样的问题,他都始终保持着微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过去两年,乐视影业两次注入上市公司,均以失败告终,资金压力巨大。作品方面表现平平,《长城》、《奇门遁甲》票房不及预期,老搭档《熊出没》背后的深圳华强,也于2018年春节档投奔了光线传媒。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还要补血上市公司,公司一度陷入泥沼。

最为直接的表现是,公司估值从98亿元迅速降至30亿元。“怎么会没有压力,有时候半夜起来睡不着,她(张昭夫人)就陪我抽支烟,静静的呆一会。”张昭说,更多的时候还是自己承受,他有个习惯,每天回到家,要在书房中静坐一会,总结一天的得失经验。

这时候,张昭的辩证的哲学思维又体现出来了。虽然乐视风波将他的人生升级为hard模式,但他依然认为,自己的收获巨大。

“经过乐视这事,比我读3个MBA还要管用。按老孙(孙宏斌)的话来讲,这事MBA教材编都编不出来。在这种局面下熬过来后,第一,内心会愈发强大;第二,对公司形态、资本的问题认知更加清楚,比MBA教你的还要清楚。”

张昭说:“困难永远是你的学校,虽然乐视这本教科书,我们到现在还没读完。”

记者问:“读到一半的时候,心里有底吗?”

张昭哈哈一笑,说“没有。”在那个舆论环境下,眼前都是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感受,对他来说,那就是至暗时刻。

“焦躁是很焦躁的,因为不确定性太多了,我们真的是在熬。干这事(坚持),就是挺挑战的。这也是我们过去的企业文化,我们经历的困难太多,所以养成这种气质,抗压能力强。”张昭一边笑一边说,自己就是特别能抗压的代表,已经习惯了焦虑的生活。

因为他认为,不能轻易撒手。“背后还有股东,总得有人来承担这些。”

断臂求生

幸好,张昭告别贾跃亭的同时,迎来另一位晋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乐视危机中,孙宏斌拉了张昭一把。“他把乐视仅剩的价值,分拣出来了。”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

在融创的支持下,“乐视影业”也着手脱离乐视体系,两次更名后,如今的“乐创文娱”正在彻底切断与乐视网的关系。每一次更名,都是与乐视系统的一次切割。虽然张昭仍在乐视网管委会主任,但他表示,“我只是负责做战略以及战略落地,业务层面都是他们在做,具体的我不了解。”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张昭认为必须放弃一些东西,才能走下去。乐创文娱放弃的,是自身估值。“黑暗中,当你把估值降下来了,你的火把就亮了,大家就看见了。

曾出品过《归来》、《熊出没》、《小时代》系列,乐创文娱当前30亿元的估值无疑是白菜价。在张昭看来,投资人对价格并无顾虑,大家的顾虑无非是与乐视的关系,一旦看清影业与乐视划分清晰,价格就不再是问题。

他反复强调,现阶段估值多少不重要,把估值降下来,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因为受到乐视风波牵连,公司团队必须做出转型,因此,他决定把受伤的胳膊砍掉,换取重生的机会。

敢于放弃,才能往前走。张昭说,“有正反的例子做榜样,比如王老板(王健林)果断砍掉一些业务,比如孙总(孙宏斌)愿赌服输;当然也有反面的例子,比如乐视这件事,如果你(贾跃亭)敢断臂,真的不至于到现在这样。该断就断,这也是我向大佬们学习到的,估值下来还可以上去。如果你不舍得让他下来,那就没有未来了,连今天的价值都没有了。”

“我们有这个自信,今天降下来,未来还是能做回去。”他一直是个有生存危机的人,短期来看,梳理关系后,乐创文娱会选择一部分企业进行融资。长期来看,张昭的目标仍是资本市场。

实际上,十年前,他就在提独立上市。但是,无论是光线传媒,还是乐视网,影业部门被划作集团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融创时代,让张昭再次看到了独立上市的希望。

旗手重生

张昭是注定要被记入中国电视史的,不仅因为中国五大民营影视公司中,有两家(光线、乐视)都出自他手;更是因为他的传奇经历,完成了无数次从0到1的开拓。在中国影视历史中,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如此执着。

人生中有诸多选择,张昭总是与常人不同。20世纪80年代初,张昭进入大学,受到工科出身的父母影响,他选择了信息科学专业。技术代码没有阻挡内心文艺情怀,大学毕业后,受“思想救国”思潮影响,叛逆少年张昭转身投向哲学系。

此后,张昭每次做出艰难的选择,大家总会归咎于其“哲学”思维。张昭觉得,并不尽然。无论如何,哲学硕士没有满足文艺青年悸动的内心,毕业后他决意赴美深造,在纽约大学攻读电影制作硕士学位。

美国留学的日子,不但改变了这位年轻人的人生轨迹,也帮助他树立了明确的目标、给予了他强大的自信。1994年,张昭导演的《木与词》获得奥斯卡学生奖,同时也顺利拿到了绿卡,好莱坞近在咫尺。

1996年,电视里循环播放《北京人在纽约》,而张昭接到了上影集团的邀请电话,他决定回国做导演。没想到回国后,第二部影片就为他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句号。中美合拍科幻片《太空劫持》,遭遇票房滑铁卢,总票房仅100多万元。

张昭彻底懵了。那个年代,最火的电影是《甜蜜蜜》,电影一线思潮聚集香港,中国内地市场还未完全打开,整个行业百废待兴。“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总有种英雄主义情怀。拯救中国电影行业,不能埋头‘造车’,还是得先‘修路’。”他说。

于是,导演张昭,变成了企业家张昭,他加入国务院新闻办下属单位任职副总裁。

2004年,张昭被办公室抽屉里一份“母亲牌”饺子俘虏,抛弃国企光环,留在光线传媒做艺术总监。那是电视业鼎盛时代,在11个人的内部会议上,王长田提出做电影,只得到张昭一人支持。张昭为此“舌战群儒”,顶着压力创办光线影业,开创了中国电影发行的“地网”模式,造就中国影史上一家伟大的电影公司。

就在一切都已步入正轨时,年近50岁的他再次做出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二次创业。2011年,张昭创立乐视影业,出任CEO。当时,中国电影刚刚跨越百亿门槛,乐视影业刚成立不久,光线传媒上市在即。张昭说,他看好互联网,而互联网影视,在乐视可以做,当时的光线却不行。

当时,《好莱坞报道》用整版篇幅刊文介绍张昭和他的乐视影业,称他为“中国电影产业升级的‘文艺复兴式’旗手”。而张昭的目的很明确,他要做互联网时代的中国。

如今一位张昭曾经的下属感叹,如果王长田能早一些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或许乐视影业就不曾辉煌;如果贾跃亭没有大兴造车计划,或许乐视影业已经成功上市,完成另一重超越。

2015年,光线与360合作搭建“先看网络”失利。随后快速将互联网战略重心放在猫眼身上,或许彼时王长田心里,才真正理解了张昭的选择。

不过,乐创文娱这一次,有融创鼎力支持,张昭不是从零开始。

再次出发

作为乐创文娱的大股东,融创给予张昭相当大的支持。虽然孙宏斌并非影迷,但在他眼中,内容是文旅板块的基石。在融创中国的文旅计划中,主题乐园有26个,涉及200万平方米。这是张昭“迪士尼计划”的核心。

在近期融创中国的业绩说明会上,孙宏斌表示,投资乐视是将来做准备是转型,这是转型的代价,未来为继续看好大消费板块。“文旅板块是诗和远方,我们投资的就是诗和远方。”未来会继续增资乐创文娱。

融创即将成立文旅集团,和地产独立运营长远规划。融创中国副总裁兼联席公司秘书高曦表示,融创现在和文旅城13个项目合作规模达957万平米,将是中国文旅地产最大持有者之一。

张昭觉得,运气来了。

今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改革后,国家旅游局与文化部合并,组建文化和旅游部。不再保留原文化部、国家旅游局。

“你突然发现,文化和旅游结合在一起了,所有的东西都对了。所以,我觉得真的是运气来,挡不住。”按照张昭描述,未来文旅规划已有初稿,今年上半年,会逐一宣布。张昭背后不仅有“老孙”,还有万达“老王”的鼎力支持。

在某种程度上,互联网张昭,又到了一个新赛道,与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一起争夺实景娱乐、电影小镇的市场份额。不同的是,万达、融创的文旅城,都将作为乐创文娱未来的内容产品的延伸承接区。

张昭要做的,就是抓紧内容。2013年,张昭提出分众概念,当时他的侧重点是小镇青年。如今,他将重点放在中产阶级身上,过去的“屌丝”已经升级“中产”。未来,新中产家庭是乐创文娱的主赛场。

做电影不能只看票房。多年来,张昭一直追求降低票房收入占比,攒IP,学习迪士尼商业模式,“你看《小时代》系列、《熊出没》系列,都是这样。因为只有IP,才能成就迪士尼产业。”

从好莱坞回国多年,一直奔走创业的张昭,站在“迪士尼”这一好莱坞最赚钱模式的肩膀上,又开始新一轮创业路。

(原文标题为《乐创文娱估值缩水70% 张昭诀别乐视断臂求生》)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